271第 271 章

  再一次的把露西安从浴缸里面捞出来, 玛丽已经习惯了她每次比赛之后就会把自己给变成一条鱼的状态,把话题转到了她的未来职业上面。

  逛个夜店也能遇到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这种大明星, 简直兴奋死了好吗?倒是没想到露西安原来还跟他有这种关系。不过想想基茨是个德国姓氏,而李奥纳多据说有德国血统,移民们都喜欢抱团,这种事(情qíng)似乎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毫无疑问的,露西安是个真正的天才,但天才也不是万能的,有些东西并不是有一个聪明的脑袋就能做到,比如说演技, 放在科学系上面那叫做灵光一闪, 而露西安无疑是没有这种天赋的。

  “你的脸出现在电影里面太过突兀了,除非是静止的状态,否则的话很容易就抢走了别人的戏份, 正常点儿的导演都不会找你来做配角的。而主角, 除非是花瓶,也不会找你。甚至就算是花瓶,为了怕你夺走男主角的光辉, 很大的可能(性xìng)也是没戏。最重要的是你对演戏没有(热rè)(爱ài),我在你的眼睛中看不到光辉。”她的舅舅说这话的时候带着一脸的惋惜跟遗憾。

  如果说露西安前世今生的壳子最大的区别, 那么大概就是一个是女王式的御姐, 一个是小绵羊般的天使, 但共同点就是都漂亮的超凡脱俗。可惜的是生活跟演戏毕竟是两码事, 要是每一个生活中的戏精都是演技高手的话,顶级演员未免也太过不值钱。

  露西安的这种长相如果有天赋的话或许会成为才貌双全的演员,达到黄金时代的女星的成就也不是不可能,但没有天赋的话就很难说了。就像是米沙说的那样,露西安这种长相的人,就算是做个背景板人家都不愿意用她,因为太过抢镜了,会造成电影的不和谐。

  再说白一点儿,就是她之前的美丽太过具有冲击(性xìng),个人特征太过明显,跟同等级美貌的人站在一起还好,换个不如她的,甚至是大多数的场景当中,就十分的违和了。有美貌但却没有足够的演技天赋把这种美丽给遮盖收敛起来,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悲剧了。

  否则的话以她母系家族在电影界的地位跟她的长相,哪还轮得到医疗界,早就被家里人推上世界巨星的宝座了!

  毕竟她曾经有一个那么辉煌的姓氏,(爱ài)森斯坦,走上这条路几乎是必然的。对,就是那个发表了蒙太奇理论、推动了电影进步的谢尔盖·(爱ài)森斯坦。这个伟大的苏联导演是她的外祖父,而他的儿子延续了这个姓氏的辉煌。

  在露西安曾经生活的世界里面,曾经有三个人是被公认的奥斯卡遗憾,一个是最伟大的《公民凯恩》制造者奥逊·威尔斯,一个是永远的斯坦利·库布里克,另一个就是她的舅舅,米哈依尔·谢尔盖耶维奇·(爱ài)森斯坦。

  坦白的说,她后来选择一条跟艺术完全无关的道路去走未必不是因对这个艺术家族道路的一种厌倦。当然,对医学的的兴趣是一方面,可是当一个小女孩儿从小就在片场长大,每天都面对着那些殷切的人们和不断的重复着你的祖先跟前辈们是多么的伟大,你将来也会一样伟大的人的话语的时候心态很难平静。

  尤其是对于露西安来说,她的家庭跟生长环境导致了一些小小的问题,而这些小小的问题直接导致了她接触时间更多的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她的舅舅跟伯父们。相对于父系那边的修心养(性xìng)的教育方式,母系这边则是大为不同,要学习的东西也更多。在还没有成长为一个美丽的女(性xìng)之前她受到的教育更多的是关于电影的幕后的,米沙亲手指导她的摄影技术,编曲技巧、绘图能力、剧本鉴赏及编撰......甚至连那些边边角角布光、道具、录音等技巧她都会被教导。

  有时候她甚至都怀疑她舅舅是不是要复制一个自己出来,没有自己孩子的米沙似乎把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了她的(身shēn)上。

  大概也是这种过于精心跟严苛的培养导致了她之后的叛逆,向来是个乖乖女的露西安在选择自己未来的道路上面难得的爆发了一次。拒绝了去读跟电影相关的专业,也拒绝了进入这一行,连一直(热rè)(爱ài)的芭蕾这种艺术职业都抛弃了,不顾大家的反对,直接投奔了她那位跟她妈离婚了好多年的音乐家父亲,从此之后走上了一条理科学霸的道路。

  再然后就是(套tào)路了,抛弃了所有的艺术痕迹之后发现自己不仅仅是在艺术上面有天赋,在科学上面一样有天赋的露西安一路开挂的披荆斩棘成为了顶级的脑科医生,在医学界里面混的风生水起,等着她给自己开颅的人可以直接排到第二年,直到一场车祸毁掉了她的职业生涯。

  一个左撇子的外科医生左手不能用了她还有什么前途?即使她的右手也很灵活,但终究还是跟左手不能比较。而当她的右手练的跟左手一样灵活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年之后了。

  那时候她早就不是以外科医生的(身shēn)份奋斗在一线,而是成为了在世界上都很有名气的人类学家,在通过人类骨骼而还原其生前状态上面作出了突出的成就。

  只能说天才到底是天才,在涉及到头脑风暴而非感(性xìng)思维的时候他们总是能够从一堆的精英里面脱颖而出。正如肌萎缩侧索硬化也无法摧毁史蒂芬·霍金的大脑一样,车祸这种东西只是露西安人生中的一段小小的插曲而已,那些插曲中的片段就更不是一回事儿,它们唯一存在的作用就是让这个人生一直以来都顺风顺水的姑娘的神经更加坚韧而已。

  这种人生赢家的生活直到一场空难才被打破,从来都没想到度个假能够让自己度到另一世界的露西安的人生在这里从《我的前半生》直接跳跃到了《纽约孤儿》,duang的一声来个措手不及,也是心酸的让人想要掉眼泪。

  所以话题又绕到了原点,演技这种东西,如果换了一个世界就以为连灵魂天赋都能够换掉的话那也只能说太过科幻,该会的还是会,不该会的技能也不可能从天而降。

  实际上露西安从现在的壳子上面继承的东西除了那疑似硬盘式的记忆之外就是数量庞大的债务金额,剩下的就是躯体本(身shēn)了。连那些跟芭蕾相关的知识跟技巧都是她灵魂自带的技能,原本的壳子除了(身shēn)体本能之外并没有留给她更多的东西,演技天赋就更是无从谈起,那真的是一个美妙的误会。沾光的地方在于这个世界中,她离开芭蕾只有不到半年,而在她原本的世界中,距离那段疯狂的芭蕾时间已经超过了十年,这让她的还债之路好走了不少。

  至于演员,露西安只能很抱歉的说她真的对这个职业没有什么激(情qíng),更没有(爱ài),否则的话当初就算是成不了影视留名的巨星也能成为一个世界级的花瓶。相对来说她更愿意做回自己的老本行,可惜现在看来真是机会渺茫。

  随着时间的流逝,露西安灵魂上面的颜色似乎已经逐渐的渗透到了(身shēn)体中去,虽然脸还是那张脸,气质也没怎么变化,但终究还是有些东西不一样了。原本似乎软弱可欺的感觉渐渐的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加坚硬跟意气风发。

  她就像是那些油画中的战斗天使,美丽、强大,却又怜悯世人,似乎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神圣的光辉......玛丽看着从浴缸中站起来披上浴袍的露西安想。

  没办法,即使露西安把自己画的很成熟了,但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儿大多数还是带着点儿婴儿肥的,即使她是个前芭蕾舞演员也不例外。加上最近这段时间她休息的好,休养的也好,原本瘦的只剩骨头的(身shēn)体也长回来了一点儿(肉ròu),所以看上去也就有了这个年龄该有的样子。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现在又不是要去拳台上面跟人决一死战,用不着把自己画的妈都不认识,点缀几笔而已,真的达不到什么骷髅脸的效果。

  那么结果就很显然了,她又恢复成了那个落入凡间的天使形象,外面五光十色的灯光映照下还好,包厢里面虽然暗,但是灯光还是正常的暖色,所以造成的结果还用说吗?

  看看喝了两口小酒就已经开始缅怀过去的李奥纳多,卢卡斯跟凯文还有哈特的心里面齐齐的发出了一声‘**’!

  大众(情qíng)人,自己也很风流的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先生现在正在做着跟自己的形象和人设一点儿也不符合的事(情qíng),这家伙居然在夜店里面跟人温(情qíng)脉脉的叙旧?你当这是斯皮尔伯格充满了(爱ài)的电影吗?(快捷键:←)上一页回书目(快捷键:Enter)下一页(快捷键:→)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