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变局:排名第二的电影公司被收购“好莱坞模式已经是过去式

  近日,传言许久的“迪士尼收购21世纪福克斯”的消息终于尘埃落定。迪士尼正式收购21世纪福克斯旗下的20世纪福克斯影业、20世纪福克斯电视公司、FX有线电视网与国家地理,以及福克斯30%的Hulu股份、39%的欧洲电视巨头Sky股份、Star印度等,总共524亿美元。

  多年以来,不少好莱坞人士都认为,称霸美国电影行业数十年的“六大”巨头制片厂,即迪士尼、福克斯、索尼哥伦比亚、派拉蒙、华纳与环球的格局有朝一日将会改变,只是却很少有人能预料到,第一个被并购的会是二十世纪福克斯。实际上在过去的十年间,福克斯在“六大”中的排名并不落后。

  迪士尼收购福克斯,主要是为了它的电视发行与制片业务即二十世纪福克斯电视。通过该交易,迪士尼将得以控制福克斯的海外卫星服务、一组美国有线电视网络,以及流媒体服务Hulu的主要控制权。

  这些资产基本符合迪士尼CEO罗伯特•艾格的转型计划,他的目标是将迪士尼打造成一家直面消费者的重要数字公司,也就是我们说的在线播放,可以与Netflix等公司展开竞争,而非仅仅向这些平台兜售内容。

  另外,现年66岁的艾格续约了自己的合同,直到2021年底,他都会继续保持迪士尼CEO和董事长的身份,当年收购皮克斯、卢卡斯影业和漫威影业的都是这位大人物。

  而未来,迪士尼旗下的福克斯可能会少拍电影,特别是在Netflix和亚马逊疯狂地为流媒体平台拓展电影业务的时候,这也让好莱坞传统片方发行的电影数量进一步减少。根据美国电影协会统计,去年一年,“六大”共发行139部影片,2007年这个数字则是189部。

  在这笔交易中,影视内容部分(即福克斯电影工作室和FX电视工作室)最为引人注目,因其包含了迪士尼旗下漫威工作室的部分作品版权,和其他一些顶级IP的相关权利,包括《X战警》《神奇四侠》《星球大战》《阿凡达》等。除此之外,还有福克斯工作室自1935年成立以来积累下的海量影视作品库,以及在优质内容支持下,收入一直相当稳定的FX付费电视频道。

  卖出这一部分资产之后,21世纪福克斯基本脱离了影视娱乐产业,回归到了新闻与出版业务。这一大“瘦身”,不禁让人疑问,对于其庞大而优质的影视资产,福克斯缘何着急出售呢?

  近年来,Facebook、谷歌、亚马逊和Netflix等科技企业的兴起改变了人们媒体消费的形式,科技巨头在影视视频内容的数字化在线分发方面取得了主导地位,亚马逊、苹果等顶级科技公司也对内容领域虎视眈眈。福克斯高层认为,在这样的竞争环境中,如果要实现长久的竞争力,企业规模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

  2014年,21世纪福克斯以800亿美元的报价发起了对时代华纳的收购,奈何当时自身股价持续下跌,且资金不足,便撤回了这一收购提案。福克斯指望通过扩张规模提升自身竞争地位的动作没有成功,却又不甘于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保持现状,于是便为今天的并购案埋下了伏笔。

  至于福克斯未来的前景如何,Vulture网站访问的一些行业内部人士称,从历久弥新的《辛普森一家》到新兴美剧《嘻哈帝国》,这些高质量、大制作的福克斯制作美剧不再有以前那么赚钱了,广告费有些时候甚至还不能覆盖制作费。诸如《开心汉堡店》和《嘻哈帝国》这样的美剧,只有在离开福克斯本地电视台,每晚在Hulu这样的流媒体平台重播之后,才变得超级吸金。

  那么福克斯电视的片方和网络分了家之后会发生什么?默多克有可能会戏剧化地缩减“有剧本的节目”,换句话说,他的理念是要重塑电视台,聚焦于体育、真人秀、脱口秀、直播节目,还有可能包括新闻。

  也许在外人看来,默多克这样的大玩家花了数十年的时间来建立自己日益庞大的媒体帝国,怎么就突然想往回收了呢?有行业内部人士认为,默多克其实一直对好莱坞的光环和浮华看得没那么重,他还是对“新闻”行业更感兴趣,无论是纸媒还是电视。

  这一点他看得很清楚,只有绝对大型的超级媒体公司才能在下一个十年中存活,而这其中的大部分,也许所有超级公司,都会和技术或者电信公司联合,比如说AT&T、谷歌或者苹果。

  好莱坞最近几年发生的一系列人事动荡,加上新媒体和高科技的双重冲击,美国主流院线在传统商业模式和新模式之间的斗争愈演愈烈的情况下,制定并推行了一项新协议——直接发行协定,让院线和好莱坞主流片商之间的关系瞬间处于紧张状态。

  通过直接发行协定,院线可越过主流片商直接与独立制片厂谈协议、与独立制片人预订电影,而不用接受片商的干预,从而争取更有利的回报。此外,独立电影逐渐受到奥斯卡奖项的青睐。据统计,一部获得奥斯卡提名奖的作品,能带来约3000万美元的额外票房,如若最终拿下了奥斯卡奖,收入还将再增加2000万美元左右,其中利益可见不小。由此看来,独立制片厂正以崛起之势,在好莱坞新局面中占据着重要的一席。

  目前势头正劲的狮门影业、相对论传媒、传奇影业、Plan B等“主流独立制片厂”,正以亮眼的成绩直接成为六大片厂的有力竞争者,亦成为中国资方竞相合作的对象,万达收购传奇影业、电广传媒携手狮门影业、阿里入股斯皮尔伯格Amblin、Magnate钜亨牵手布瑞斯坦等中外联手的消息接连不断。

  谈到直接发行协定,不得不说说原先的好莱坞发行模式。而这又要从好莱坞的发展历史说起。这一百年来,好莱坞大制片厂的变迁史本身也算得上是精彩的剧情。

  从好莱坞的格局来看,一直经历着所谓“六大”、“五大”甚至最早的“八大”之间的轮回,这样的变化并不是头一遭。最早的好莱坞黄金时代有“五大”:米高梅、二十世纪福克斯、雷电华、华纳兄弟、派拉蒙;后来,随着哥伦比亚、迪士尼以及环球的崛起,“五大”开始变为“八大”。再后来,雷电华电影公司1951年退出电影圈,转向无线年联美公司并入米高梅,改称米高梅—联美娱乐公司;直到2005年索尼吞并了米高梅,奠定了看似稳定的六大格局。现在,随着迪士尼并购20世纪福克斯,好莱坞又重回“五大”。

  目前,新“五大”名下的电影发行公司占据着北美市场90%以上的票房收益。它们所控制的发行公司或分销网络都有各自的细分品牌,例如,有专注艺术电影的发行,比如20世纪福克斯电影公司旗下的福克斯探照灯电影公司,或类型电影的发行,比如索尼影视娱乐旗下的幕宝电影公司。而由于巨头公司的细分市场,导致了一些原本专注该类电影发行的公司在2008年至2010年间被迫解散或被收购。

  在今天,电影巨头公司往往是作为实际制片公司的幕后投资者或影片发行商的身份而出现,它们并不参与电影的制作而只是获得该电影的发行权。专业的巨头公司并不会将精力放在电影制作方面,而是会将工作重点放在电影题材开发、电影预算的融资、电影发行的营销和电影作品的采购等。总体而言,在好莱坞制片、发行、放映这条垂直的工业链上,最核心的并不是内容生产与制作,亦不在于放映端口的规模化放映产能,而在于连接内容与消费的发行。发行才是核心竞争力,才是好莱坞游戏的核心。

  发行的秘密就在于,六大巨头从来都是自己制片自己发行。经过数十年的壮大,巨头们不仅垄断自己影片的发行权利,更是凭借自己在大片上的控制力“威慑”影院,同档期的竞争中,巨头们发行的影片会获得更多的影院支持以及宣传支持,从而可以排挤独立制片商。在这样的市场格局下,独立制片商也不得不尽力选择巨头成为发行方。

  然而,以Netflix和亚马逊为代表的流媒体平台的出现,成为了好莱坞既有发行体系的一大挑战。按照Netflix创始人的观点:好莱坞的发行模式已经是过去式了,而且它很糟糕。在他看来,全世界的观众都应该能够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看到同一部电影,而不必为此等上数月甚至一年多。

  这种变化已经逼迫迪士尼这样的大佬开始收购排名第二的福克斯影业,而这种变化将会催生什么样的发行模式变革呢?

  凭借着雄厚资金和勃勃野心,亚马逊和Netflix已然在尝试颠覆传统的电影发行模式。其中,亚马逊选择了先在影院上映电影,然后再在其流媒体平台Amazon Prime Video上播放。而随着如今亚马逊影业开始了自主发行电影,亚马逊现已能够提供传统电影制片厂拥有的所有服务,从融资、制作再到发行已全面覆盖。如果说亚马逊暂时的发行模式还是“先院线,后流媒体”的话,那么Netflix的模式则是变革性的“先流媒体,而后有选择性的上院线”。

  在这个变革的过程中,流媒体显然已经把进攻的炮火对准了这些大片场的家门口。流媒体参与电影制作和发行,率先带来的是对好莱坞窗口制作的颠覆。一般来说,好莱坞电影从院线上映到在线周,期间经过院线—家庭娱乐产品—有线电视—无线电视最终达到流媒体。但是在亚马逊的计划中,原创电影在电影院播出后的4到8周就可以直接在流媒体上付费观看了,而Netflix的《卧虎藏龙2》甚至实现了同步在线硅谷“入侵”好莱坞

  另外,Facebook收购VR技术领头羊的Oculus公司后,就开始强化其在虚拟现实领域的开发力度,并先后推出了VR视频、VR直播,上个月底还宣布将提供体育赛事的VR直播。在全球拥有18亿月活跃度用户的Facebook的优势在于,它能够依托社交平台,将这些内容通过数字化的方式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

  而诞生在硅谷的科技公司还拥有比大数据更加先进的技术,比如人工智能。如果影视作品的剧本创作自有其逻辑的话,那么人工智能为什么不能代替人类完成这些工作呢?《名利场》杂志就提到了这种可能:“如果将现有最优秀的剧本输入到计算机里,它可能会写出一个不赖的作品;如果人工智能能分析奥斯卡获奖电影数十万小时的素材,然后以此为剪辑的原则,最后的作品会是什么样的呢?”这些设想如同电视剧《黑镜》中科技末日让人恐惧,但确实有其存在的可能性。

  和迪士尼一样,好莱坞大多以一种积极的态度应对新趋势,并购科技公司或者与科技公司合作,成为其主要的措施。毕竟这些历史悠久的娱乐大佬非常明白,内容永远是他们应对外来者的最大优势。随着时代变革下各方势力的此消彼长,新媒体领域也成为一些从好莱坞出走的高管们的新归宿:索尼影业CEO迈克尔•林顿转任Snap公司董事长,其丰富的内容管理经验能为后者打造原创内容战略提供更多帮助。杰弗里•卡森伯格接下来会担任梦工厂新媒体董事长,负责拥有多媒体平台的Awesomeness TV和新成立的软件制造公司Nova。此外,他还和梦工场动画以及来自硅谷的伙伴筹集近6亿美元成立新媒体公司,主攻电视、移动视频。

  历经新好莱坞、后经典电影,面对录像带、DVD、有线电视、VOD等各种窗口出现,好莱坞曾经不断调整经营策略,在长达百年的岁月中一直“与时俱进”。进入21世纪后,随着流媒体、社交媒体、移动视频等新科技的快速发展,好莱坞再次走到了变革的路口。影业巨头与互联网公司之间相生相杀的变革将如何推进,我们拭目以待。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