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综艺暑期档skr啥情况?知识点快补上

  大暑之后热得无心工作无心学习?但热闹的综艺圈从不给人错过进度的借口,是时候把今年暑期档综艺节目新话题、新热词、新句式都学习一下,才跟周遭的人有线暑期档skr啥情况。

  《中国新说唱》首场发布会,吴亦凡就预告了自己本季节目爱用词语“skr”,来表达厉害、赞叹等意思。节目播出2期时,这个词并没有达到去年“freestyle”的流行高度。直到7月底突然爆发的一场“口水战”,让“skr”破圈而出,一跃成为年度潮流词语。

  事件得回溯到7月25日,吴亦凡粉丝发现虎扑上有人发布了自家偶像的“无修音”版本的说唱音频。凭借着两季节目打造出说唱专业形象的吴亦凡因为这段演唱在虎扑站内被群嘲不止,想阻止事件发酵的“梅格妮”(吴亦凡粉丝的称呼)把帖子挂上了举报链接后,微博认证虎扑运营经理的“虎扑的步行街”转发了这一微博语带嘲讽,直接招来吴亦凡工作室发布声明称被别有用心者利用,视频有恶意处理,吴亦凡本人微博很快回怼“动了谁的奶酪?”,还放话“要diss track(写一首歌diss回去的意思)”,一场“虎扑60万直男大战吴亦凡3000万粉丝“的口水战就此开始。

  随后,吴亦凡扔出了一首名叫《skr》的diss track,虎扑也积极应战,站内迅速有了各种P图和表情包,并蔓延到微博、微信等各大社交平台。而脑洞很大的网友早就不在意这个单词真正意义,根据skr的各种谐音“是个”“死个”等展开造句潮,贴合天气的“热skr人”率先成为热搜,而“今天你skr了吗?”“笑skr人!”“这skr啥情况?”都是能在生活中活用的经典例子。

  虽然吴亦凡甩出新歌后放话不再回应,但依旧话题不少,日前有网友指出该首歌的beat像《Mashin》,flow像《Nightmares》,并瞬间登上热搜榜。随后环球音乐集团发声明反击,称《skr》词曲版权皆为吴亦凡所有,编曲购买了版权,根本不存在抄袭之说。而前日微博新用户“虎扑侠”发布了《牛刀杀鸡》,反diss操作一波,但转发数与评论数都比不上“大战”爆发的前两日数据。

  此外,有细心网友发现被吴亦凡带火的“skr”一词已经被收录进美国的俚语词典《Urban Dictionary》,并被标注:某人的说唱很有天赋和技巧!这个词的用法是从2018年7月在中国变得流行起来,由著名歌手吴亦凡在《中国新说唱》这个综艺里频繁使用。

  湖南卫视真人秀《我家那小子》聚焦单身男艺人的独居生活,颇有新鲜感。更有意思的是,节目中,在武艺、陈学冬、钱枫等人的示范下,各个年龄层的观众都知道了什么是“养生朋克”的活法。百度词条去年年底第一次出现了这个词的解释:当代青年一边作死一边自救的养生方式,具体例子是“用最贵的眼霜,熬最长的夜”以及“啤酒里加几颗枸杞,可乐加党参”。录制《我家那小子》的男明星未必是这么实行的,但亚健康活法是一模一样的。

  首期节目中,武艺跟陈学冬表现尤其突出。比宅男还要宅的武艺只要在家,活动范围仅限于床上和门口,从门口拿到了外卖后回到床上开吃,邀请朋友们来家里聚会还是外卖。家务能力基本为零的独居男子武艺,深夜想进食选择的是高热量方便面,如果换口味吃饺子,还需要远在国外的弟弟通过视频指导,让人开了眼界。而他的养生方式总是在夜晚进行,那就是吃饱喝足后去做足疗,可是被按摩师提醒身体好像有状况后,马上打电话给朋友求安慰,在朋友推荐下,5年已经没有体检的武艺才预约体检。

  在当了五年“养生朋克”后,武艺的体检情况在节目中公开,不爱运动、总吃重口味外卖,动不动在床上躺着的他,检测出了眼结石、脂肪肝、颈椎变形、甲状腺肿大等问题,听上去养生效果很差。

  贯彻这种生活方式的还有陈学冬,节目上他暴露了长期失眠的痛苦,“用最贵的眼霜,熬最长的夜”大概说的就是他。陈学冬跟朋友闲聊时说起曾为工作50个小时不睡觉的事情,还在节目中分享他为了睡好觉所作的努力,坊间流行的褪黑素吃了,为了不乱动睡不着还给自己买了沙袋一般的被子。

  日常没少听说熬夜对身体不好的陈学冬,在节目中并不见他为改变睡眠习惯做任何努力,凌晨后半夜了,镜头下的冬冬还在看电视或者刷手机,至于他的养生办法就是去刮痧,然后再针灸,痛并快乐着。

  相较之下,体态有些发福的钱枫,最爱的放松方式就是“胡吃海塞”,想吃的劲头上来连过期泡面都不放过,钱妈妈看了也摇头。钱枫为自己辩解说道理都懂的,“谈恋爱跟健身是一样的,所有道理都懂的,知道不要吃油不要吃盐,但我刚刚吃了一碗拉面……”“养生朋克”心中都有一面明镜,只是自控力差了一些。

  《幻乐之城》因为是天后王菲首次录制的综艺节目,所以备受关注。至于王菲是不是高价请来的“吉祥物”,让网友议论纷纷。

  接受记者采访时,出品人梁翘柏给出了看法。针对外界关心的怎么请来王菲,答案令人意外,“不是很复杂,很简单。因为我认识她很久了,大概一年多前,那个时候我已经把节目的构思差不多做好了一个小样,然后我就把那个小样给她看,我就跟她说我现在要做一个电视节目,我想邀请你参加。她问我做什么,我就说还没想好你做什么,反正一定不会让你不舒服,于是她就答应了”。

  其实梁翘柏云淡风轻是有理由的,毕竟多年以前他就为王菲制作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专辑《王菲2001》,2010年底还担任了王菲复出演唱会的音乐总监。尽管不想过早剧透,梁翘柏还是默认了窦靖童也要来参加节目的事情。

  当问到王菲在节目上发挥的作用,是否跟身价不符时,梁翘柏不认同这个说法,强调正因为节目足够创新,才能请来王菲,她也百分百地投入其中,“等大家习惯了这个节目形式后,会看到这个‘创新’跟王菲一直在做的事情很一致,她的参与特别多,每个作品的创意都会提出意见,但她只是不懂怎么去表达,总是说‘很轻松’。其实,真的不轻松。无论是整体创意上,还是个别节目的创意上,她都会跟我们一起在想怎么去把节目做好,每一次拍摄完我们都会讨论怎么做更好,她只是用一种很淡的语言来把事情说得很淡”。

  因为节目打开方式新颖,至少需要电影、音乐和电视三个工种的协作才能完成,《幻乐之城》还被冠上“中国综艺新物种”的头衔。简单说,需要参与的嘉宾完成一气呵成不NG的唱演直播方式。到目前为止梁翘柏请来的明星中,有人是歌手出身比如易烊千玺、雷佳,也有人是演戏为主,像黄晓明、马思纯等,他们需要驾驭多方面技术才能完成8分钟音乐剧,但两期播出之后,不少观众吐槽好像在看大型MV,感觉不出一气呵成的紧张感。

  至于如何看待《幻乐之城》被赋予的“新物种”的意义,梁翘柏直言自己从不看电视,所以有“再造”的可能性,“我发觉我接触的部分电视人每天看电视,看不同的热门节目,他们的想象力就在看过的所有东西里面去抽取出来,没办法跳出那个电视模式。我从来都不看韩国综艺,也不看电视,但就是因为我没有这种经验和局限,我可以乱想,可以天马行空,我希望跳出电视的现有模式,毕竟我们的电视市场、互联网综艺市场是很大的,有足够的空间跟观众去接受新的事物”。(陈 慧)

F